麻豆传媒艺人介绍

“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夜墨寒冷冷的扫过了跪在地上的臣子们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拥着佳人直接上那辆最大的马车。

众人觉得他们可多余了,瞧着夜墨寒上了马车,这才纷纷的起身,与身旁的人面面相觑,心绪难定。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现在的萧妃娘娘与以前的萧妃娘娘看起来不一样了。

皮肤更白皙娇嫩了,身材也更丰腴,重点是总感觉萧妃娘娘更有女人味了。

众人感叹着,很快将这件事就抛之脑后了,可在王爷队伍里的北定王却定定的看着那辆马车,移不开目光。

而跟着太后进了太后马车的叶轻儿。

这会儿正掀着帘子偷瞧着夜明辰,就看到了夜明辰痴痴望着萧月瑶的样子,手中攥紧了绣帕,心里气得不行。

化福寺建在京城外,马车行了足足两个时辰,才到了化福寺的山脚下,一处山梯直通庙门。

马车行至此处,就得停下来了。

从山脚到庙门,这一段路就得走上去了。

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

萧月瑶见这石阶的中间微微凹进去。

想来平时来这化福寺的人定是少不了。

不过因着陛下出行,这周围都被禁卫军护了起来,自然旁人也不进不了。

夜墨寒带着萧月瑶走在前头,后头的人纷纷的跟上。

这台阶并不多,可萧月瑶实在是身子不舒服,走了一段就累得把身的重量压到了夜墨寒身上去。

这一幕,可把身后跟着的妃嫔气得不轻。

她们走怎么就不觉得累?

这么一段路,就她萧月瑶累?

真是娇气!

还霸着陛下!

臭不要脸。

而夜墨寒自是知道萧月瑶为何走不动的,这会儿嘴角正勾着浅笑,一脸宠溺的拥着萧月瑶。

夜明辰看着前方那抹纤细娇弱的身躯,心里默默的想着,若是此刻抱着她的,是自己该多好。

夜明辰很快就回过神来,甩掉了自己脑海中不该有的想法。

默默的跟着走了上去。

庙门大开着,里头设了一个巨大的祭坛,上头插着满满的香,正往空中飘着白烟。

夜墨寒带头,在祭坛前拜了拜,又拿着酒杯敬天敬地,才在方丈的带领下进了庙里,拜佛祖。

因屋里空间有限,这人不能一起进去,分成几次进去的。

萧月瑶跟着夜墨寒进去,跟着夜墨寒出来,就直喊累了。

他们到了化福寺,是要在这吃斋念佛三日,才能回去的。

方丈早已经为他们准备了厢房。

夜墨寒亲自把佳人送回了厢房,看着她入睡,才悄悄的离开。

祭拜完,后面还有一堆祭礼,夜墨寒必须在场。

这头,进殿拜佛的人还没没拜完。

太后也到偏殿休息了,叶轻儿并没有跟过去,站在外头就等着夜明辰一出来。

就趁人不注意,把人拉到了偏僻处去了。

叶轻儿已经有许久没见到夜明辰了,自从那件事以后,林文明里暗里就限制她出门的自由了。

就算她偷偷的跑出门去,来到了北定王府,夜明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也不见她了。

这会儿,叶轻儿可终于抓到机会,把夜明辰拉了过去。

夜明辰看着攥着自己手臂的小手,眉头皱了起来。

还没等他眉头舒展开来,拉着自己的人脚步一停,身子一转,热切的垫着脚抱了上来。

“明辰哥哥,轻儿好想你啊,你想不想轻儿。”

夜明辰一怔,下意识的推开了叶轻儿,左右环顾。

这处很寂静,这会儿部人都在前头拜佛,根本不会有人往这来,也不会有人发现人群中了少了两个人。

叶轻儿笑容甜美,也不介意刚刚夜明辰将自己推开的事:“明辰哥哥,你刚刚向佛祖许了什么愿望?”

夜明辰在她亮堂的眸子里,半天才说了一句。

“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而叶轻儿却不在意这些,欣喜愉悦的与夜明辰分享她刚刚在佛祖面前许下的愿望。

“那明辰哥哥,想不想知道轻儿许下了什么愿望。”

夜明辰皱眉看着她,没说话。

叶轻儿继续道:“轻儿与佛祖许愿,想一辈子都与明辰哥哥在一起,永永远远不分离。”

这句示爱的话,太过明显大胆了。

夜墨寒皱着眉头:“别再说这话了,若让旁人听了去,会误会的。”

夜明辰留下了这句话,就急忙转身离开了。

叶轻儿微怔,伸手想把人拉住,都没有拉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明辰离去的背影。

她想告诉夜明辰,她不在乎他们是不是会被别人听到。

叶轻儿又气又恼,正准备转身离开。

谁知,一转身,就迎面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

叶轻儿微怔。

是金水!

听说金水嫁给戴王之后,一直都过的不好。

所以叶轻儿一直不太想见到金水。

她一想到金水有可能会求着自己把她从戴王府救出来的那个可怜样。

叶轻儿便觉得如今不见才是最好的。

而现在,她没想到会在这碰到金水。

金水此时一身侧福晋的官服,身后跟着一个丫鬟伺候着,哪里还有以前在她跟前伺候时的卑微样子。

叶轻儿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金水微微隆起的腹部,想来是怀孕了。

在叶轻儿发愣的时候,金水已经走上前了,一如往前一样朝着叶轻儿见了一礼,

只是面上却异常的平静,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公主殿下。”

叶轻儿一怔,按着规矩来说,如今金水是戴王爷的侧福晋,应该是她向她见礼才是。

可她就是不想,叶轻儿硬挺挺的站着,想着刚刚自己与北定王说的话,是不是让这女人给听了去……

“你来这多久了?”

站在金水的后头的丫鬟听着叶轻儿不客气的问话,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虽说这人以前是侧福晋的主子,可今时不同往日了,这公主也未免太嚣张了些吧。

可她的主子却没有什么反应。

这个丫鬟也不好说什么。

金水垂下眸子,回答道:“来一会儿了。”

意思是该看的都看到了。

该听的也听到了。

叶轻儿眯了眯眼睛,脸色难看,正想训话呢。

就听金水又说了一句话。

“公主,我不会说出去的。”

叶轻儿这才松了口气,脸色也好看了点。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