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淫梦刘亦菲

【 .】,精彩免费!

所有人都觉得阮离离肯定是不能通过的,她除了长得漂亮以外一无是处。

就连步步生莲都没有走出来,比那闻可颖差得还远。

但是闻可颖没被选中,为何阮离离就被选中了呢?

然而,作为考官的五美竟然都同意了,还是大师姐亲自说的通过,这让人们很不解。

“为什么啊?为什么她可以?”

“就是啊,凭什么啊!”

围观的人都在嘈杂地讨论着,但是似乎人们即便讨论成什么样子也无法改变五美的看法。

真正知道原因的,恐怕只有李凌了吧。

在刚才一个一个的考核之时,李凌便看到了秀凤坊选人真正的条件了。

明面上看好像是要美女以及姿态优美,但实际上真的选人时,她们着重看的则是另外一面。

媚术!

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

对的,就是媚术!

秀凤坊在选拔弟子的时候不会公开说出来,但是这一点已经被李凌发现了。

她们选的弟子全部都是有媚术资质的。

哪怕没有人会媚术,但只要有能修习媚术资质的人便能被选中。

长得漂亮只是一个条件而已,只有媚术资质才是最重要的。

闻可颖各项条件都很好,但由于她对媚术一窍不通,也没有表现出类似的资质,所以她被筛掉了。

而阮离离江湖气这么浓重,难道就有媚术资质了吗?

一切多亏李凌了。

在阮离离上台之前,李凌特地对她讲解了一点媚术,没想到就是这点讲解,让阮离离通过了。

被选中的时候,阮离离还一脸不高兴。

“娘的,竟然通过了!”

反正来都已经来了,阮离离也不得不同意,哪怕为了李凌要给她的五百万两银子她也要继续。

只要阮离离混入秀凤坊,那对于李凌来说绝对是好消息。

凤鸣台上的五美都觉得阮离离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优秀弟子,甚至都想要抢着将她领到门派里去。

“今日的选拔已经结束,三日后,我们会在凤鸣台重新选拔一次。”

大师姐下令之后,人们便一哄而散。

李凌朝阮离离招招手,示意自己先回去了,阮离离则是没好脸地朝李凌吐舌头。

人群还未散尽,李凌却被拦住了。

拦住他的人正是闻可颖!

“敢问,敢问这位兄台贵姓?”闻可颖问道。

李凌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没什么坏心眼,便回答:“李凌。”

“李兄台,刚才我都看见了,对阮离离说了什么,竟然让她一下子就被选中了!”

这时,旁边的季源走了过来:“可颖,就别想了,既然秀凤坊不适合,为何不能回到文州去加入沁纸楼呢。”

这个季源对闻可颖非常上心,但是闻可颖似乎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闻可颖双眼盯着李凌,好像是企盼一样。

李凌摆摆手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离开。

他本就不愿意多事,所以不想掺和他们的烂事。

结果闻可颖却拦着李凌不让走:“兄台,请帮帮我,如果我能进入秀凤坊,必定有厚礼相送!”

看见闻可颖对自己鞠躬,李凌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倒是那季源气得发抖了。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自己又是状元又是沁纸楼的弟子,然而闻可颖从来都没对他如此过。

闻可颖对他最礼貌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称呼源哥而已。

这让季源如何能受得了。

李凌没有管那么多,反而直接走了。

现在李凌最重要的就是赶紧解封自己的修为,完全没必要掺和其他的事。

然而,似乎闻可颖铁了心要加入秀凤坊。

她一路尾随李凌,不管李凌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因为她知道,李凌似乎才是自己能进入到秀凤坊的希望。

谁能想象到这是一个半血皇族做出来的事呢。

等到李凌走到了自己租住的小院,他回头一看闻可颖还在跟着,便有些不太高兴。

“没完了么?”

“李兄台,虽然我知道这样打扰有些不对,但还请帮忙,不论提出什么要求,只要能让我成功进入秀凤坊,我便答应的要求。”

“没什么能帮我的。”

李凌也不信这闻可颖有什么能帮自己的地方。

可是站在闻可颖身后的季源已经快要受不了。

“可颖,没听到这小子是怎么说话的么,这

小子就不通礼数,何必如此。”

卢绍冠也道:“不如源哥去调一队巡捕过来揍这个小子一顿算了。”

“不可!!”闻可颖听声便反驳:“若是们敢对李兄台不敬,便是对我不敬!”

这下子,两个男人可有些傻眼。

他们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何闻可颖要给李凌这么大面子呢。

然而,李凌已经走进自己的小院,没有再搭理过他们。

嘭!

随着院门被关,闻可颖五味杂陈,她还在想着应该如何让李凌能帮自己。

罢了,此刻她也只能先去休息,看看明天还能不能找到方法。

如此,闻可颖失落地走了。

季源和卢绍冠跟在她身后也有些手足无措。

“源哥,是担心可颖会看上那小子么?”

“虽然吾辈读书人应该自信些,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必须要防啊。”

“我看那小子不过是脉境修为,源哥以真境的修为去杀了他得了,以免夜长梦多。”

听闻此言,季源神色慌张了一下。

“吾乃朝廷命官,虽只是户科主事,但未来必定入主翰林,登台拜相,岂能做这种事呢。”

“行行行,源哥是读书人,不爱做这种事,弟弟帮做行了吧?”

卢绍冠就烦季源这假惺惺的样子,明明心里比较龌龊,非要装得那么高洁干什么。

当卢绍冠这么说之后,季源也微微颔首。

“就辛苦绍冠了。”

卢绍冠撇撇嘴道:“今晚调给我一队人马,最起码都要脉境修为,我领着人来这个小院把那李凌杀了,如此便没了后顾之忧。”

季源那强装倔强的嘴角弯了弯,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绍冠,虽然不喜读书,但今晚之事,务必做得干净些,莫要丢了文州的脸面。”

Tagged